打印

[乱伦] 转帖:藩篱花开别样媚 (同人续)25

本主题由 荆棘之恋 于 2020-6-6 21:06 合并

转帖:藩篱花开别样媚(同人续)】26

【藩篱花开别样媚(同人续)】(26)2020年1月17日习惯早起给小夫妻俩做饭的苏悦容,羞怯的像个要出阁的小娘子,躲躲捏捏的呆在房里不敢出去,昨晚情迷的被马小要肏弄得神魂颠倒,早上起来思维的明静后又让她羞愧难当,不敢面对儿媳许语诺,一切好像是一场羞人的颠魂春梦,小腹下被儿子粗长的东西侵入抽刺留存的酸涨,又实证着这一切是发生过的,到是要去亲家家看父亲的儿媳自己进了卧室来安慰她这个婆婆,床上残留着几块昨夜被儿子肏弄得从屄腔里流出难以遮掩的水渍,和垃圾篓里擦拭屄口流出精液的皱褶纸巾,无一不在陈述昨夜的放浪形骸,面对儿媳了然的笑意,苏悦容惭愧得都想羞死过去。

    睡饱喝足的小孙子在床上踉蹡爬玩,儿媳一手扶住孙子一手拉着苏悦容的手,说家里的男人都这心思,做女人的也想自己男人活得快活,能在家里栓住他们的贪心,好过马小要对自己失去性趣,在外面找不三不四的女人,闹得家室不宁的不说,还即感情又伤脸面。

    父母做这都是想为了能让马小要和她安心过日子,感谢两个妈妈为他们付出的一切,以前怎么尊重她们,以后还怎么尊重她们,马小要又和苏悦容有那么深的感情,有时候她都有点吃醋,但有时候也挺羡慕,有几家的儿子能有苏悦容和马小要这样亲密无间的感情,只要家里和和美美的,能相处得比以前还美满,是她最大的心愿,让苏悦容别觉得不好意思,在她们夫妻眼里,苏悦容还是那个温柔如水的婆婆,还是那个爱子如命舒雅的妈妈。

    婆媳俩手拉着手,私私窃语的聊了一个多小时,从刚开始的局促,到最后的畅笑,一个是爱丈夫的妻子,一个是爱儿的母亲,从马小要小时候的调皮,聊到长大后还黏母的亲昵,欢欢笑笑的不尽欢意,最后许语诺还在苏悦容怀里撒了个娇,让苏悦容以后和她一起着看住马小要,不许他花心,听得苏悦容脸色满是羞红。

    一夜没安睡的马邛山持续亢奋,想着妻子被儿子接过去,就要接受儿子大鸡巴的狠干,让他想想就觉得很刺激淫荡,齐玫和他晚上聊这个的时候又媚骚勾魂,一字字的淫词荡语撩得马邛山血液翻腾,痒得如万蚁挠心。

    马邛山和许明轩的嗜好并不相同,和许明轩换妻并不是马邛山和他有同样严重的淫妻癖,只是年轻时心里对齐玫有爱慕之意,当时齐玫于他的诱惑并不比自己老婆苏悦容少,只是当初追求的时候是许明轩先看上的齐玫,马邛山转而对同样美丽动人的苏悦容展开追求,在换妻的这几年里,马邛山肏齐玫的次数比许明轩还多,也不是想重拾那段感情,只是为了弥补心里遗留的缺,老婆说当时齐玫喜欢的人是自己,马邛山也没有觉得有多大可惜,男人就是这样,在他有情愫的时候可以同时有好几个喜欢的目标,在感情加深后才会慢慢收心,听许明轩说齐玫给他的时候已不是处女,感觉她的屄洞被男人肏弄过多次,而自己可是老婆真真正正的第一个男人,马邛山当时还在心里暗暗得意过多次。

    马邛山人到壮年在生意场上滚爬,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马邛山能付的就是钱和色,为了打点关系,已尝过各种交换刺激上的体验,对于换妻相淫,没有许明轩那么大的瘾,跟着她去交换的那个女人自然不是妻子苏悦容,是曾经包养的一个娇滴滴的女大学生,也付出了感情和时间以及金钱,除了没有生下孩子,以和妻子无异,在那个大学生第二次被他肏怀孕后,曾逼马邛山和苏悦容离婚过,只是马邛山凭着商人得失计量权衡,要是和那个大学生结婚,自己在外面寻花问柳肯定是不可能,对比下来可没有苏悦容宽容,苏悦容对于他在外面的风流可是不反对的,最大的要求就是他不能染病,还不如保持现在的家庭,即轻松又畅意。

    在给了一笔钱后了事,事情也没有闹到老婆苏悦容那,男人离不开女人,女人也离不开男人,马邛山喜欢玩年轻漂亮的女人,没过多久又包了个更年轻的,但没有再投入过多的感情,有了第一个的经验,第二个好处理多了,包养的是自己本身就有男朋友的,也只在想要肏弄她的时候,叫出来狠狠肏她一番,直到那个女大学生毕业和他分开为止,都为他打了四次胎,接着又更换目标,后面有几个还送许明轩玩过多次,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两个男人第一次换妻,就可以坦然的脱光毫无心理的负担,他们前后夹击的肏一个女人的场面早有十次之多。

    在第一个包养的大学生那吃了个不小的亏后,让马邛山明白有一个温情持家的老婆是多么的难能可贵,自己十天半个月的才回家一次,老婆经常独守空房,男人离不开女人,女人自然也离不开男人,每次回家面对妻子的饥渴如狼,马邛山慢慢感觉心有愧疚,但要他不出去寻花问柳他也做不到。

    慢慢儿子马小要长大,越来越调皮捣蛋,还总对老婆动手动脚,老婆找自己诉说时,当时只是想妻子多点排解寂寞的事,毕竟那时儿子还小,再疯狂的事情也没有能力进行,只当儿子陪老婆夜里玩玩,最多能用嘴嘬吸他娘的乳房,用手摸摸他妈妈的屄毛,慢慢儿子轻薄老婆的次数越来越多,马邛山有点越玩越上瘾的趋势,到最后直接沉迷在了乱伦的刺激上,听到儿子已经开始大胆的直接上手抠妻子的屄,马邛山刺激得呼吸都快要停止了,后面怂恿老婆和儿子玩更刺激的,但老婆一直骂自己神经病,最后烦不过自己次次的纠缠不休,最后一次在儿子睡着后,妻子在自己面前跨上儿子的腰,把儿子幼嫩的鸡巴插进她的屄洞里抽插了几下,当时马邛山亢奋得都流出了鼻血,虽然流鼻血很不科学,但他就是流了。

    或许睡梦里有潜意识的体感,毕竟插进屄里的那种温润滑嫩是很舒服的感觉,儿子没过几天就压在老婆身上直接就要肏她,自然是没有成功的,就那么丁点大,就算给他得逞了老婆也没多大的快感,老婆事后狠狠的跟他发了一顿脾气,还抽了他几耳光,本来就是自己那龌蹉的心思,哄着老婆的同时责怪儿子鲁莽,都给你光着身子抱着又摸又抠的玩两三年了,你就不能忍忍,长到又粗又长馋女人的时候,就不信你妈不乖乖的张开腿让你肏她的屄,非要个半吊子逞能坏事还连累自己。

    后面被苏悦容逼着马邛山发誓,不把自己骑儿子的事情说出来才罢休,后面苏悦容就拿出积蓄买了房,马小要也断送了自己可以早早得到妈妈身体的机会,在马小要的记忆里是第一次插进苏悦容的屄腔里,但在马邛山记忆里是第二次。

    从马小要幼时的嘻玩,一直延伸到马邛山让老婆去勾引儿子,就让马邛山想让马小要肏苏悦容的幻念上了瘾,这种瘾比许明轩的淫妻癖还严重,这么多年只要见老婆和儿子亲昵,就孜孜不倦的一年说上个三四回,劝苏悦容把身子给了马小要,以前总被苏悦容报以白眼,外加一句神经病或变态,有了表妹慧兰的事情,加之儿子也有和他岳父一样的淫妻心理的事,为了栓住儿子的心,这个事情就突然提上了日程,心心念念了十几年,现在得以成真,怎么能不让马邛山如兴如癫。

    上床休息前马邛山被齐玫撩得够闷热,躺下后脑子里昏昏沉沉的想法总在旋袭着,老婆被儿子肏屄的各种遐怡的画面,到太阳升起时都没有停下过,躁动的激情都折磨了他一夜,想知道老婆是怎么被儿子干的念头一直在脑子里占据着,是骚是羞,是淫是荡,起床时吃早餐的胃口都没有,一心想要亲眼看看,如同患了魔症似的执着狂热。

    马邛山昨晚过九点就开始,每隔一小时给妻子苏悦容发一次信息,直到现在都上午九点,没见苏悦容一条的回复,事实的情况就足已说明老婆昨天被儿子肏了,被儿子压在床上肏到根本没有时间回复自己的地步,按照儿子现在的身体状况看,激动的话一晚肏他妈五次都有可能,现在还没有回复自己,要么是昨天干到太晚,现在累得还没有醒,要么是儿子早上起来,看到自己妈妈白柔润滑的身体又来了性欲,正忙着在床上进行另一次酣战。

    老婆那么爱儿子,一定会无阻隔的让儿子内射她,儿子那一次就半小时的性能力,老婆屄是不是都被儿子插肿了,浮想联翩的想着老婆香汗淋漓的躯体娇软如泥,残留高潮余温的身体颤烁着大张着腿,阴唇外翻湿滑滑的屄口一股股的往外冒着儿子射进去的白浊精液,马邛山身体里躁动的亢奋都爆体而出,不行,自己说什么都要去看一眼,以解如蛊如魔般的宿念。

    马邛山心急如焚的赶到儿子家的门外时,马小要正把苏悦容按在客厅的沙发上肏着,本来按苏悦容的意思今天不想再给马小要得手,昨晚的一夜淫糜两场酣璇,怎么也解了马小要多年馋涎自己的色心,但突破了关系后的情况是苏悦容把控不了的,还如以往那样对儿子言辞决然自己也感觉没必要,温言相拒脸黑心厚的儿子又不听,被马小要缠磨得半拒半软之间,被吻摸得欲辞欲顺生情,娇羞又无奈的被马小要拔干净了下身,噘着屁股让他把坚硬的鸡巴凶狠狠插进了水嫩湿糯的屄腔里。

    因为几家亲近的关系,马邛山身上有三家大门的钥匙,许明轩家大门的五把钥匙给了儿媳一把,为了能和齐玫苟且方便,也给了他一把,儿子这里自己也经常来,也给了一把,掏出钥匙对着钥匙孔的马邛山心里想着屋里的乱欲风光,本想悄无声息的开门进去,可手不由的随着激动的心跳抖了几抖,马邛山暗笑着嘲弄自己没志气。

    轻手轻脚进来的马邛山,瞬息就听见了客厅里儿子粗沉的喘息和妻子苏悦容婉柔的呻吟,丝丝淫淫的骚词色语飘荡在客厅里;“畜生,,,没个够,,,说好了白天不来缠我的,,,”

    马邛山听着妻子苏悦容羞怨哀娇的语调,下身的反映急速勃动暴立,现场的活色生香比自己梦里的都还要淫糜,每一丝飘溢而来的气息都直刺心田;“妈只说别,别,,别的,,还以为妈想要儿子肏你的屄,,不好意思自己说出口呢,,妈,把屁股翘高点,,让儿子插得舒服些,,”

    “讨打,,,嫌妈的不够舒服,,,找你岳母去,,,让她给你舒服,,,”

    听着妻子苏悦容和儿子马小要的淫音色语,马邛山实在忍受不住那份好奇和心里的耐痒,从玄关探身往里看了过去。

    最新找回小孙子卓卓正对一切好奇的年岁,咿咿呀呀的坐在沙发边的泡沫地垫上手拿着玩具好奇的玩着,时不时的抓取一个在手里心欢的对着正在盘战的爸爸和奶奶炫耀的摇晃,苏悦容羞得没脸看的转脸望向里面,虽然语气里带着嗔意,但还是弓着腰把臀部提了提。

    儿子马小要跪俯着一下下向妻子两腿间顶送着,妻子身上的裙衣被翻转着迭在腰上,天蓝色的蕾丝内裤被扯着挂在一边的脚跟上,好似一面儿子胜利的旗帜,抖荡着宣扬着儿子攻城略地的胜果,妻子的腰弓得像一把柔韧有度的肉轩,白皙的大屁股被儿子胯部撞起一层层荡转的浪,落在马邛山凝神的目光里,显得比以前更白更嫩更有光泽。

    马小要看着母亲已经不输岳母的淫,欢悦的笑了笑;“找时间,,你们一起让我细细尝尝,,”

    “羞死了,,,怎么能,,,嗯,,,”

    苏悦容被羞得不行,儿子的色心也太大了,还想自己这个妈妈和岳母一起让他肏,苏悦容羞气的要起身打马小要,但棉软的又被马小要顶了回去,又被马小要一阵肆意快插弄得一阵娇吟,苏悦容起身的一下,把马邛山吓了一跳,还真怕妻子看到,要是让妻子看到自己这样猥琐的偷看她和儿子肏屄,自己在孩子门面前怎么抬得起头,但这样惊险的刺激又让他流连忘返,迷朦得千回百转。

    “两爸爸能,,怎么就我不能,,又不是把你俩喂不饱,,”

    马邛山真的好生羡慕起儿子来,以妻子对儿子的宠爱,绝对会让儿子体验那样的刺激,这也是他和许明轩心里的憾事,齐玫和妻子苏悦容都是学医的,怕她们自己的体液经过交叉会变成毒害,拒绝他和许明轩轮换着肏她们的屄,要么四个一起在床上各肏各的,要么两个男人轮番肏弄一个,没有两个女人一起挨一个男人的插刺事。

    “那么贪心,,,小心把你吸干,,,怎么还不射,,,牲口似的,,,累死妈了,,,”

    苏悦容咬着嘴唇带着颤音的媚哼着。

    “妈,,再骚次让儿子听听,,听着你那个骚调调,,儿子马上射给你,,”

    马小要淫悠悠的轻笑着说,语气里有道不尽的意满惬快。

    “坏样,,,还没听够啊,,,”

    苏悦容魅喘似娇的吟道。

    “妈是我爱得最久的女人,,妈递透什么给我都要不够,,,”

    马小要柔情如水的柔声说着,又送手深埋进苏悦容小腹下,听着妻子更快意的呻吟,马邛山就知道儿子在揉摸妻子的阴蒂,给妻子更大的刺激,在儿子弯腰岔开腿的缝隙里,马邛山清晰的看到妻子被儿子肏弄翻转的红润屄口流出来的骚液,缠着滑透的丝线,颤恍着向沙发上淌落。

    听着儿子深埋在心里多年的情话,苏悦容的身也融了,心也化了;“肏妈,,,狠狠的肏妈,,,妈的屄喜欢被你狠狠的肏,,,对,,就这样,,,嗯,,,好舒服,,,骚逼被儿子肏得爽透了,,,哼,,,妈要到了,,,射给我,,,把精液都射妈屄里,,,把妈的屄都灌满,,,妈和你岳母一起给你怀孩子,,,”

    人的感情真的很强很霸道,可以奴役人心的去忘死舍生,马邛山听着妻子苏悦容那自己都没有体会到的动情骚淫,看着小孙儿闻见奶奶又痛又颤悦的喘声,踉蹡想着晃过去安慰和自己亲近的奶奶,声和影层层蔓蔓的冲进马邛山脑海,喷勃激荡的情绪好似借着客厅的淫糜达到最高的顶峰,下身依旧坚刺如鉄,但心里好像如同高潮般的泄了出来,浑身一软的靠在墙身压抑着呼吸,内心又同时空荡荡的。

    这样的绝顶刺激马邛山相信此生不会再能看到第二场,多年坚持的宿愿都得以满足,他不能再留在这里,闻着儿子促短的喘息,被自己妈妈顺着自己的意又骚又淫的刺激着,他应该也要支持不住的射进他妈妈子宫里了,马邛山很想看苏悦容屄口被儿子射满精液溢出的画面,但现在不能看,等两人都愉悦过后客厅安静下来,自己就偷熘不走了,要是让儿子逮到,自己得多尴尬和老脸无光。

    出与门外的马邛山奕笑了下,这娘两现在是没机会理自己了,怕是儿子对老婆身体的热度没有消减之前,自己连老婆的半个身子都摸不到了,自己的老婆自己了解,那是有心灵洁癖的人,儿子让她怎么做都有可能,但她绝不会自己去招惹别的男人,在儿子没有别的主意之前,她的身子自己会保持得干干净净的由儿子享受,就是自己这个丈夫都别想在里面留点痕迹,在情消意减之前,她的子宫里只想留儿子一个男人射进去的精液,这就是爱的霸道。

    心里的欲是解了,但身上的欲望依旧坚挺,这大白天的也不知道齐玫那个骚狐狸在家不,看着发过去的消息,齐玫也没有回,马邛山知道许明轩他们今天是休假的,不在家也无所谓,去他家先美美的睡一觉,晚上再和老许一起狠狠的把齐玫肏弄一番,这也才被儿子霸占了两个月,都感觉于齐玫有几年没亲热般的想她,想着齐玫那骚媚劲儿,马邛山又浑身抖了个激灵,也没有多想,开车就往XX雅苑行去。

    到楼下的时候,齐玫才回了消息,说她在医院,马邛山都在心里纳闷,齐玫是药房主任,怎么还要在自己休息的时间跑医院,问了齐玫就再也不回,这个现象是很奇怪的,以前齐玫就算忙也不会这样不理会自己。

    脑子里转悠悠的想着,没个头绪的马邛山开门进了许明轩家,想着齐玫的马邛山听见房里娇呼慢颤的吟声,以为自己刺激受多了出现幻听,静耳一闻,心里不由一乐,许明轩这老小子,在齐玫出门在外的时间里,领了朵野娇花回家里来乐呵,自己以前送了那么几个包养的女人给他肏,以自己多年风流的经验来判断,听这不吃痛的娇喘,是个活脱脱的小少妇啊,老许这家伙真是艳福不浅啊,老许是不是也该投桃报李的把他珍藏的红杏送自己肏几次吧。

    马邛山也是很喜欢玩弄少妇的,但大半的财产都去开了宾馆,充足的资金自然流转到苏悦容手里,他又不想在外面留情伤了家里的和睦,如今马邛山仅剩的财力又撑不住寻艳养杏的霍度,听着莺燕的吟娇,想着老许那长挑的鸡巴插进那个嫩娇娇少妇屄里,马邛山渡步走了过去。

    “嗯,,又不带套插进来,,,烦死你了,,,”

    最新找回马邛山听着这熟悉又陌生的羞娇声,脑子里惊出一丝惶恐,这是儿媳诺诺的声音,他离开家的时候,儿子正在家和他妈酣战,这屋里的男人绝不是自己的儿子,难道诺诺在外面有男人,那也不应该在老许的床上做啊。

    带着满心的疑惑,靠着墙摸过去从虚掩的门里看进去,马邛山今天总有做贼的感觉,在儿子家偷看儿子和老婆做,现在又碰巧的捉奸偷看儿媳和别的男人做,现在只看到晃动的床沿,看和不看完全是两个不同的结果,如果他再进一步的看下去,该怎么处理后面的事情呢,不告诉儿子,他替儿子憋屈,儿子那么爱诺诺,他们两家父母都是看在眼里的,要是告诉儿子,他该怎么开口呢,闹到后面是不是会家离子散。

    还没有等马邛山想好,鸡巴插在儿媳诺诺阴道里享受的男人出口了;“就让爸舒服的射进去吧,,不会有问题的,,你婆婆是个易孕体质,,都被我射了不下百次了,,也没出事,,别老说扫性的话,,不带套多舒服啊,,这样我鸡巴才被屄夹得舒服,,”

    马邛山简直被屋里传出的声音炸得头晕目眩,怎么会是许明轩,儿子在家肏他妈,儿媳回家给他亲爸肏,这个世界简直太乱了,马邛山急讯的想一证虚实。

    只见儿媳诺诺娇柔修韵的白皙美背前后摇晃,好似一艘柔弱的帆船坐在许明轩欲望的骇浪上,许明轩平静惬意的躺在床上享受着,双手还揉捏诺诺那丰韵高耸的乳房,而诺诺坐在许明轩的身上,摇腰送臀的被插进她身体里的鸡巴捣得神魂颠倒的呻吟,一头乌黑的秀发如瀑布般似摇如荡,丰富的骚液都顺着许明轩外漏的睾丸溢淌下来。

    看着儿媳风情万种的手支许明轩胸肌上撒娇般的锤打,樱口出娇语的妩媚,马邛山心里更如万山压胸;“你们男人都坏,,,就骗着女人让你们射进去,,,”

    许明轩看着女儿和自己做了两次就不输妻子的媚态,只是缺了床上互动的情趣,想着女儿已经在自己身上抬臀扭腰的动了几分钟,已经是满身的香汗淋漓,一个起身抱着女儿的仟腰放倒在床上,自己威风凛凛的向女儿屄腔里快插深抽起来。

    “昨天被爸肏完,,回去没给小要接着肏吧,,”

    想女人在床上合乎自己的心意,是要男人自己一点点调教的,女人在欢跃愉快的时候最好驯服,想让她们变成什么样子,就需要男人自己去推,许明轩喜欢淫荡骚媚的女人。

    父亲一向在自己心里是个儒雅的正人君子,没有想到在床上会那样的喜欢淫媚的糜味对话,许语诺面色羞得煞红;“没,,,没给他肏”

    许明轩更一步的把脸贴近女儿楚楚动人的脸庞,看着轻珠慢吐的诱人樱唇,听着女儿被自己插得娇呼的羞吟,这样的美色无边,让许明轩想就这样生生世世的陶醉其中,硕大的龟头在濡湿、红嫩的屄口研磨一下,然后勐刺一下的深插进女儿的阴道里;“屄里被爸射了精液,,不好意思再给小要肏是不是,,嗯,,”

    许明轩说的一句话就许语诺脸颊蓦然一红,本想做气的嗔怒父亲,但屄腔里被有娴熟性爱技巧的父亲插得快感频来,微微的生气就这样消散了,再理智的女人在欲望高起的时候都护持不住心神,许语诺也是如此;“让你别射进去,,,非要射里面那么多,,,我都没脸见他了,,我恨死你个色老头了,,”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母女俩一起躺床上都被他肏几次了,,这两个月里,,每次做,,你妈屄里被他射得满满的,,你看我生气了吗?,,”

    马邛山出门前还心想再也看不到那样绝顶的刺激,现在在许明轩家撞见的何止是刺激,还有满满的心塞,现在他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进去挑明几十年的关系就这样没了,也阻止不了什么,就算儿子和儿媳离婚,儿媳回家还是得给许明轩日日肏弄,出去又有点不甘心是这样的结果,为儿子感到不值。

    “还不都是你的心思,,,嗯,,爸,你轻点,,越插越重,,女儿的屄都给你肏疼了,,,”

    许明轩越说越性起,抱着许语诺修长的一双美腿,圆滚饱满的翘臀都抬离了床面,许语诺被许明轩又凶又狠肏弄得浪叫。

    “你男人就没那心思,,昨晚他肏你婆婆了吧,,你有听过没有,,”

    “我听那个干啥,,,”

    “你婆婆可是个容易受孕的身体,,别被你男人搞大肚子了,,”

    “你俩不都射进去的,,,为什么就让他带套,,,也不该我说啊,,,”

    “这就护着你男人了,,有没有点立场啊,,你婆婆肯定伤了自己,,都不想你男人少了一丝在她屄里的快乐,,要是你男人喜欢内射她,,她肯定不之声的由着你男人射进去,,你男人是舒服了,,受罪的可就是你婆婆了,,”

    许明轩换了口气接着说;“我是伤了下面,,精液活力不行,,你公公节扎了,,你说你婆婆不说,,你又知道了,,”

    马邛山是再也听不下去了,从儿媳的话里,她还是很爱儿子的,但那份爱很让他这个做公公的揪心,为什么要和自己的爸爸搞一起呢,难到是报复儿子和他妈的事情,多年的情谊加上近年的感情,让许明轩有关爱苏悦容的心思,这些牵扯纠葛让马邛山越发纠结。

    下楼的马邛山没有这样小心翼翼的走,既然他们父女俩让自己家蒙羞,他也不想就这样让许明轩父女好过,就算私交再好,都有各自该维护的家人,在走的时候把自己的公文包放在了茶机上,怎么的都要让他们心里有压力,不敢光明正大的乱来,就算自己不和儿子说,也要他们收敛点的别伤了儿子。

    坐在儿子家小区的楼下连抽了几根烟,既然知道了,不和儿子说,这个背叛他的罪就得自己来扛,心里憋得实在难受,要是和儿子说了,这样的奇耻大辱没几个男人忍得了,要是自己不去看就好了,就当自己做了一个怪异的春梦,现在所见所听都是实情,真是让自己左右为难。

    上午和妈妈云雨了一番的马小要抱着儿子卓卓坐在沙发上,看着准备午饭的妈妈时不时回头抛来一个幽怨的眼波,厚着脸皮的马小要陪以讪笑,现在就爸爸没有参与进来,眼看着自己的计划马上就要成功,所思所想的一切都进行得如此快速顺利,让马小要很想试试爸爸马邛山的反映,自己在妈妈那试探了几次,都没有问出半点玄系,爸爸那么好色,按道理来说,应该是最好拿下的一个。

    正抽着烟的马邛山突然收到了一段儿子发来的短视频,是一对小年轻在床上欢爱的画面,虽然只有短短的六秒,但从女人乳浪翻飞的胸前看,那是儿媳许语诺的乳房无疑,许语诺锁骨上的那颗痣简直太好辨认了,儿子为什么要发儿媳的裸体视频给自己看呢,难道儿子已经有所发现,是提醒他该把看到的都坦白。

    “喂,,,爸,,,妈正在做饭呢,,,要一起吃吗?,,什么事情要下去说啊,,好,,我这就下去,,”

    刚给父亲发了一个视频,父亲就语气阴沉的打来电话,要自己下去和他单独聊聊,这就让马小要心里开始忐忑不安起来,按道理来说父亲是不该生气的,安排自己老婆和儿子睡的变态男人,又喜欢包女人玩的色鬼,怎么都没道理拒绝的。

    “妈,爸让我下去和他说点事情”

    马小要尽量保持着脸上的笑意和苏悦容。

    听马小要提起丈夫的苏悦容心里一紧,从昨晚开始到早上结束,丈夫急切的想知道她被儿子睡了没有,一条比一条急切漏骨,要是平时没有和儿子有什么,她都有勇气去应对和回复,现在已经成了儿子的女人,让她面对马邛山审视般的语气有些心虚。

    “你爸问你和我,,你别,,”

    苏悦容想着丈夫也不会找儿子问其他的,要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丈夫肯定会先和自己商量,现在先找儿子,肯定是那激动的龌蹉心思在作祟。

    “妈,我知道,放心吧”

    看着妈妈怯糯的表情,知道妈妈在担心什么,把妈妈拉进怀里抱了一下,就把儿子送了过去。

    走下楼的马小要看见马邛山不顾形象的蹲在绿化带边闷头抽烟,一身的颓废不安,看得马小要心里更是打鼓,怯怯的打了个招呼。

    “走,我们找个没人的地方说”

    马邛山拉着马小要往更偏僻的地方走。

    “爸,你这是怎么了,你不会被外面的找上门了,让我说情吧,,”

    “说什么呢,今天说你和诺诺的事情”

    马邛山回头深看了一眼从小到大没大没小的儿子道。

    “我和诺诺感情的问题不是都解决了嘛,还有什么啊”

    听到又要说妻子的话题,马小要心更是提到了嗓子眼。

    父子俩各怀心思的走到空旷的地方,马邛山看着马小要,脸上的表情是怯了又怯,僵了又僵。

    “爸,你这样好吓人的,有什么你说吧”

    马小要也被父亲怪异的脸色看得浑身不自在,就发了老婆的一段裸身视频,也不用这么大反映吧。

    “唉,我今天去你丈母娘家,看到诺诺和你岳父那,,,”

    马邛山说到最后,那种事情的字眼怎么都说不出口。

    听到父亲说岳父和妻子,马小要就猜测到岳父和老婆做被父亲无意间看到了,有了明确的人和事,马小要心反而舒缓了下来;“本来这个事情想再过几天再和你慢慢透露的,都是我的意思,,”

    “原来我们都猜错了,,”

    马邛山好想听了世界上最可笑的笑话,自己愁肠满腹的自熬了许久,这都是儿子自己的意思,也对,一心要把老婆送别人玩的男人,心思怎么是多收一俩个女人可以满足的呢?“我加入了进来,肯定多半精力会放俩妈身上,诺诺情绪我根本就照顾不过来,我们在这苦苦的自困相持,为什么不放开心怀的爱过一生呢,人生里能回忆的幸福,可能与爱情有关,也可以与爱情无关;可以与财富有关,也可以与财富无关,特别是当你们慢慢老了的时候,我和诺诺发觉根本就没有办法回报你们,特别是诺诺说出自己寂寞孤独的时候,我才发现一个人的满足太自私了,我想要你们都幸福,我们和爸妈之间都和睦,这样也填补了我自己的野心”

    马小要说完就看着父亲,自己和岳母以及妈妈的事,都已经算半公开的秘密了,只是一个个的装煳涂,哪个爸爸心里不清楚的像个明镜似的,自己挑明了,好过这样一直遮遮掩掩。

    既然是儿子自己的想法,他还能说什么呢,他们三个男人之间,只不过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而已,哪个都说不了自己有多高尚,现在儿子又把儿媳献了出来,算是彻底扯平了,谁都没吃亏,马邛山现在心里只是想,儿媳诺诺那样漂亮的脸袋,那样完美的身材,要是包养的话,一年怎么都要一两百万,就这样便宜了许明轩,他心里酸熘熘的。

    “说的冠冕堂皇的,你爸我也是过来人,就是没想到你都陷这么深了”

    马邛山苦笑一声。

    “家学所传,学起来自然快了,,”

    马小要咧嘴一笑,马邛山先是一震,而后摇头讪笑。

    “说什么胡话”

    这臭小子不是带着自己也调侃进去了,这不是说自己是老不正经吗。

    “爸,你愿意接受吗?”

    他们父子俩像在打太极里的推手,都明白对方的意思,但又不完全说出来,很简短的语言对话,但能明白很多。

    “这,,,我看看吧”

    听了儿子的话,马邛山心里一震,今天给他的震惊太多了,都有不真实的感觉,但他本身就是个好色之人,有这等美事,心里怎么会不泛起涟猗,要是一下就答应了,是不是有为老不尊的嫌疑,让儿子误会自己早有了那样的心思。

    “爸,妈近期肯定没时间,这些都是我和诺诺商量好了的,她和两妈比肯定是不差的,要是碍于父亲的身份,那你就委屈一下,要是愿意,你自己看着和我岳父沟通,我上去抱卓卓了,别想太久,我和妈还等你吃饭呢”

    把想要表达的意思说出来,马小要就看到了父亲马邛山眼里闪耀的激动,再也不做他说,起身上了楼去。

    马邛山自己本来就喜欢年轻漂亮的女人,尤其是新婚不久正值娇人的少妇,以前还没有往那方面大胆的想法,但恻隐之心是有的,现在儿子都已经言明了一切,能肏自己的儿媳,马邛山就兴奋不以,但要搞定许明轩让他不生气,还是要下番苦心,但以前自己可没少拿娇花去和他同尝,自己去讨要点回报,不应该不会好意思不给吧。

TOP

续作与原作的风格大相径庭,没有了一丝含蓄,纯粹是肉文。不敢恭维。

TOP

这应该是网上目前流出来的最后一章了,有资源的色友们,大家多发一些出来吧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6-7 13:04